您现在的位置: 六合一 > 六合出码网站 >
“溜索法官”深山送法记
发布时间:2019-01-26

曾毓生的困惑和李高强的懊恼

一面国徽,一条横幅,一次次大山里的巡回法庭。

“我不就欠银行一万多元钱嘛,银行凭啥子告我?”曾毓生把怒火撒在了这两个法官身上,只管他知道他们上来一趟,要爬一个小时的山路。

庭上的法官们经常溜索进村普法,当地人称他们为“溜索法官”——这就是“溜索法官”的由来。

一大早,审判员李明航跟书记员王威就来到了他的家门口河对岸。门前的河叫九盘河,五十多米宽,水流很急,一根固定在两岸大树上的铁索,成为过河的唯一工具。

后来,在这两个法官的撮合下,曾毓生和银行达成了庭前和解:曾毓生没被人告,银行也要到了钱。双方都对这两个年轻的法官竖起了大拇指。

原来,曾毓生很多年前从银行贷了一笔1.5万元的款,但约定的还款日期过了很久,他仍未还钱。银行始终联系不上他,就起诉到了法院。

办案的法官一个是“80后”审讯员李明航,一个是“90后”书记员王威。诚然受了冤屈,但他们很“淡定”。他们晓得,大山里的农夫觉得被人告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,他们基础不懂法。

去年7月的一天,曾毓生的家门口突然来了两名年轻的法官。他们拿着送达书,找曾毓生签字,这让曾毓生很迷惑,也很负气。

曾毓生跟李高强,都是重庆市奉节县旺盛镇的农民。一个住在山上,一个住在山下。他们彼此并不意识,但他们都意识一群人,那就是奉节法院第三公民法庭的法官。

法官们耐心地给曾毓生讲解法律的基本常识。同时还劝导他说,这不是告他,就是催他还钱罢了。只有还了钱,银行就不告了。

这是一个深山里的故事。故事的主角,是一群平均年事不到30岁的年青人。

一条急流,一根铁索,一群坚守基层的“溜索法官”。

和曾毓生不同,回龙村的村民李高强主动请来了法官。这两年,他养的冷水鱼销路很好,但一些客户赊账不还,这让他很烦恼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六合一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